杨二-熬夜会变笨

杨二-熬夜会变笨

超过1点看到我请赶我去睡觉(鞠躬)
时间过长不更大概就是现实忙得飞起
跳票是大自然的规律啦(你
少女心枯竭中
主要是神经病日常&心血来潮卖鸡汤&随机掉落刀婶乙女小甜饼
超爱说白烂话
我永远喜欢歌仙兼定.jpg
查看介绍

【刀剑乱舞】审神者不高兴

*乱七八糟的日常片段第六弹

*前五弹在合集里,请愉快食用

*内含大量神经病以及意义不明的对话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

 

 

1.【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审神者还在上学的时候,说实在的,歌仙其实不是特别愿意管审神者的国文。

他认为这个东西是要靠天赋的,后天再努力,没有天赋也是白搭。

 

为什么后来改变了主意呢?

第一次有这个想法,是随着审神者年龄的增长,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人“二”和“两”有点分不清的。

“二月”能说成“两月”;“两只狗”喜欢说成“二只狗”。

 

不过这都算是无伤大雅的小事。

歌仙认为这个还能够慢慢矫正过来。

直到有一天审神者从他书房的窗口跑过,同时嘴里还嚷着一句诗。

 

“两个鹤丸鸣翠柳,一行歌仙上青天。”

 

#后来国文就从审神者原本最差的科目变成了最好的科目#

#审神者: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2.【?】 

明石上次去海边被浪打浪掀掉的眼镜,审神者终于想起来该给他配了。


写了下数据的审神者转过脸来看向大俱利。


“广光要一起配眼镜吗?”


大俱利:???


审神者:“猫不是都是近视眼吗?”


大俱利:“?”


审神者:“?”


3.【睡眠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审:“好烦啊,为什么审神者没有专用的手入室啊。”


烛:“!您有什么地方受伤了吗!?”


审:“啊没有没有,是这两天降了温,不由自主就吃得多了一点。”


烛:“那您为什么会想要一个专用的手入室?”


审:“你看,既然你们晒黑了手入一下就能白回来,那要是审神者也能这样手入,岂不是吃得不管多胖都能瘦回来?”


烛:“您瞌睡没睡醒哦。”


审神者又在办公的时候打盹儿被一期抓住了。

一期:“您的精神状态有点差呢,麻烦您晚上也早点睡觉,白天的工作效率会高很多。”


审:“我也不想啊,可是睡得越早起来越困么我控几不住我记几怎么办?”


一期(翻了翻手里的平板):“是这样的,我昨天看到的一项研究显示,白天极度嗜睡这样的情况在老年人中间比较常见。”


审:“……”


一期:“白天很困比起那些白天不困的人来,患阿尔兹海默病的可能性高达三倍。”

审:“......”


一期(和蔼):“还困吗?”


审:“不困不困不仅不困而且相当精神我现在就开始搬砖。”


审:“昨天晚上睡觉好容易要睡着了,突然迷迷糊糊地蹬了一下脚,结果把被子蹬下去了,又只有把它捡起来,等我再重新躺好的时候,瞌睡已经清醒了。”


药:“嘛,这也是常有的事。”


审:“确实是经常发生......不过据说睡着睡着突然抖一下是还会长高的标志?”


药:“从专业的角度来说,首先,您得考虑心理问题:生活中出现太多不顺心的时候,过于疲劳也算,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审:“......”


药:“其次就是缺钙,会对神经和肌肉造成影响。”


审:“......”

药:“如果动作幅度不大,但是次数比较多,那么有可能您的肾出了问题。”

审:“......?”


药:“所以在长高这个说法上……”


审:“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冷酷无情药研酱。”



4.【哇哦】


审:“玩SM吗?”


青:“?!”


审:“把你绑起来再当着你的面砸你的金刀装。”


青:“......不了不了这伤身体。”


 

5.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所以说人的精力集中的时间都是有限的。

一旦过了那个时间点,就会开始想一些奇怪的东西,思维能够跑到外太空去。

 

比如这个时候的审神者就在神游天外。

她睁着眼盯着桌文书看了半天后,敲了下面前的桌子。

“一个问题。”

 

旁边端坐着看资料的一期侧过身子。

“您请说。”

 

“就上次那个关于本体对应的问题,我这次有了新的疑惑。”

审神者托住下巴。

“你看,你们平时战损的时候,都会直接体现在本体上;那么不考虑部位对应的问题,刀鞘是不是就相当于人形时的衣服?”


一期:“.…..?”

 

审神者用手比划了一下。

“就,平时如果战场上刀鞘遭到损伤,你们的衣服上也会出现对应的破损吧?那这样,如果以后因为某些不可抗力,洗澡的时候本体的刀鞘被拿走了,是不是相当于衣服也被拿走了?”

 

一期:“.……”


审神者:“那这样的话岂不是和牛郎织女的故事一模一样!偷走了仙女的衣裳强娶为妻的故事——啊我不是说你们是仙女,只是打个比方。”

 

一期一振沉默了一下,然后温和地开口。

“您记得这个传说里负责搭桥让牛郎织女每年一会面的喜鹊吗?”

“记得。”

“据说每年七月的时候,喜鹊头顶的毛就会掉光,因为要让牛郎织女会面,所以羽毛都被踩掉了。”


完全被带着走了的审神者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所以呐?”


“您看,喜鹊的经历告诉了我们什么呢?”


审神者:“……人太老实就要挨打?” 


“不对哦。您再想想,如果喜鹊能换个方法,比如把牛郎直接叼着飘起来之类的,或许自己就不会秃头了。” 
一期循循善诱。


审神者:“哦——那就是——人太笨,就会秃顶?”


一期:“您真聪明。”


坐回书桌前的审神者继续办公。

刚提笔写了没两行就掩面跑了出去。
“呜呜呜咪酱一期又在拐着弯儿骂我傻!!”

 

 

6.【身体力行地证明传闻呢】

 

刚过完中秋的审神者堆了一大堆公文需要处理。

因为坐的时间太久,她本来就有毛病的腰又出问题了。

于是只有趴在榻榻米上,慢慢静养。

 

一银一红两个脑袋从门口探出来。

“主上我们来看您啦!”

 

“哦哦!快进来!”

在榻榻米上种了一圈蘑菇的审神者激动地拍着塌。

 

萤丸把手乖巧地背在身后,软软地笑着说到。

“您的腰不舒服,我特意去学了按摩的手法,给您按一下,说不定会好受一点。”

 

“好呀,那就麻烦你啦。”

审神者欣然接受。

 

旁边的爱染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已经坐到审神者旁边的萤丸犹豫开口。

“你小心一点啊。主上,萤丸的手劲比较大,您要不然……”

 

“没事啦。”

审神者完全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手劲大?

能有多——

 

“咔”。

正这么想的时候她就听到腰部一声脆响。

 

“唔……书上说,骨节发出这样的脆响的话,说明您这个位置平时没有怎么运动啊……嘿——!”

 

紧接着审神者又听到了一声脆响,然后她面色淡定地举了一下手。

 

“我觉得吧……这可能不是骨节的脆响,而可能是骨折的脆响……”


“.……”

 

#后来审神者得出了一个结论#

#大太刀的打击果然足以让人为之折腰#

 

 

7.【太真实了】


审神者死活不愿意和长船家的人去买东西的原因还有一个。

就是有时候去现世购物的时候,一般会去她家最近的那个商圈。

 

那个商圈里二楼有一辆开着代步的儿童小火车,装饰着亮闪闪的彩灯,招手即上。

路过的时候能看见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坐在里面。

 

审神者有一个梦想,就是能坐一次这个小火车。

 

如果是和其他人出门的话,对方会从跟她摆事实讲道理到最后放弃思考甚至直接嘲讽她“您今年刚幼稚园小班毕业吗”。

 

但是如果和长船家的一起出门,对方就会很委婉地比划一下自己腰线和审神者腰线的海拔差,然后带着歉意地优雅笑着告诉她一个血淋淋的事实——

 

“抱歉,我们腿太长了,坐不进去。”

 

 

 


评论(14)
热度(261)
© 杨二-熬夜会变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