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二-Yr

时间过长不更大概就是现实忙得飞起
跳票是大自然的规律啦(你
主日常/摸摸小甜饼
超爱说白烂话
我永远喜欢歌仙兼定.jpg

【刀剑乱舞】正好眠

*歌仙的场合

*一次性婶

*是个跟睡觉有关的故事(字面意义(。

*忙得满地找头,终于找到头并且顺利安回了脖子上,于是爬起来摸个小甜饼,不过它马上又要掉了(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


现在已经很晚了。

审神者也知道。


她睁大了眼,看着黑暗中模糊的房梁,了无睡意。


不知道叹了多少次气之后,审神者无奈地从枕头底下摸出了手机,刷拉拉地翻着页面水论坛。

刚有了一点睡意时,手机却突然滑了下来,正中她的鼻梁,那个沉闷的声响直击她的天灵盖,疼得她瞬间又清醒了过来。

捂着鼻梁在黑暗中发了半天呆的审神者又重重叹了口气...

【刀剑乱舞】论好好沟通的重要性

*别名《误会是怎样炼成的》

*一次性婶

*看标题知内容系列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


1.


众所周知,政府人员一般从事的都是文职工作。

和文职人员共事,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清净的事了。

托着自己小行李箱的审神者站在本丸大门口,望着这个古朴的庭院,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了未来美好而安宁的日子。

不过话得说回来,审神者其实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个新工作是要做什么的。

是因为之前一位关系要好的学长的请求,她才来到了这里赴任。


审神者本来不想来的。

但是在学长“我马上就要回老家结婚了不放心把我其他的伙伴们交给别人”的恳求以及,“你要是不...

 *随机掉落的万圣节睡前小故事

 ————————————

小幽灵山姥切正躺在棺材里安然地睡着。

今天对于所有人或者非人来说,都是一场盛大的宴会,可小幽灵不喜欢这样热闹的景象,这样过于喧嚣的日子、被人索要糖果时的手足无措,都让他觉得这个节日是个巨大的灾难。

于是他决定今天在棺材里睡一整天。


第二天午夜的闹钟还没响,他听到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

那个声音越来越响,似乎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哭得毫无章法肆无忌惮,几乎要把他的棺材板都掀开了。


带着起床气的小幽灵从墓碑里探出头,从白色的被单下投出满是怨念的视线。

墓碑前是个小姑娘,带着个...

12 75

【刀剑乱舞】境界线

*看人称知内容系列

*题文无关(?)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

1.

现在是下午16点18分。

距离约定好的探视时间限制已经过了18分钟了。


我看着那个披着白色羽织的付丧神,头疼地叹了口气。

这都多少次了。

每次他来探视,就没一次是能让我按时下班的。

作为一个兢兢业业的疗养院小护工,心里苦。


白发的付丧神正在院子里,牵引着眼上蒙了纱布的少女一样一样地触摸着院子里的东西——她的眼睛受了伤,现在好像都还不能视物见光,所以蒙着层纱布。


“这是花。”
交叠在一起的两只手轻轻地放到刚刚绽开自己的美丽的那丛白色小花上,少女细瘦的指尖...

11 98

透支一下这个月的废话额度


(皮一下就跑

(。

8 14

橘子茶

 *一期的场合

*一次性婶

*点文还债(前面半截all婶被我吃掉了就剩后面半截一期婶了,希望小可爱还能吃得下这口粮……) @蓝雨庙非酋婶 您点的餐好了,请放心食用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


最近天气突然就转凉了。

审神者拢了下膝盖上绒绒的毯子,合起手来哈了口气,倒不是因为冷,而是想缓解一下气温下降的同时一起下降的湿度带来的干燥。

窗外的树似乎还是郁郁葱葱的模样,但是叶的尖端已经不甚明显地泛起来一点枯黄。池塘水面依旧清洌洌的,鱼群在里面一窜动就散开了满池的波光。

借着拢手的遮掩,审神...

【刀剑乱舞】审神者和七个付丧神

*该来的总会来

*看标题知内容系列

*换身体(不过可能跟预想的不太一样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另外朋友们听说过《山田君与七个魔女》吗?(手动滑稽.jpg

——————————————————


1.


“你把头伸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听到同事这么说的审神者光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自己最近做了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然而在发现并没有一件是跟眼前的同事沾边的后,仍旧谨慎地回答。

“话说清楚,不然我就要用拳头敲爆你资本主义的狗头。”


“……年轻人脾气这么急干什么嘛,前一阵子你生日我不是没来得及送礼...

结果出来辣


有效评论是9条


抽到了  @蓝雨庙非酋婶 的all婶(一期婶为主)的日常文


我会努力还债的!(doge

2 4

【刀剑乱舞】看不见

*歌仙的场合

*一次性婶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


1.


窗帘隔开了来自外界的光,只留了一缕没有严合拉上的缝隙,有些稀薄的光线从那里悄悄地溜了进来。


意识略微清醒过来了的少女往被窝里蜷了一下身子。

她有些不能分辨现在的时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闹钟一定还没响。


又在床上翻滚了几圈,把脸埋在柔软的被子里摩挲了一下后,少女伸了个懒腰,她决定今天要做一只早起的鸟。


而她一睁开眼,就看到一片夹杂着几点紫色的赤色影子站在自己的床头。


少女非常淡定。

甚至很冷静地先...

 
1 / 8

© 杨二-Y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