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二-熬夜会变笨

杨二-熬夜会变笨

超过1点看到我请赶我去睡觉(鞠躬)
时间过长不更大概就是现实忙得飞起
跳票是大自然的规律啦(你
少女心枯竭中
主要是神经病日常&心血来潮卖鸡汤&随机掉落刀婶乙女小甜饼
超爱说白烂话
我永远喜欢歌仙兼定.jpg
查看介绍

【刀剑乱舞】去电玩城吧

*摸个鱼,短小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


大包平&娃娃机


夹了60多次终于夹上来了


刚刚准备表示自己的犀利


然后莺丸告诉他


这是次数机


#如果不是当着短刀的面差点被气哭#

#反面教材#


关于抓娃娃的另一个版本

博多&娃娃机


露出了相当困惑的表情


“为什么要抓?”

“直接买不是性价比更高吗?”


#......会过日子!#

#博多·...

【刀剑乱舞】爱你在心口难开

*歌仙婶

*不准说我标题土

*今天份的ooc都是我的

————————————


1.


“药研啊。”


半靠着扶栏的审神者心不在焉地往院里的池子里丢鱼食,一副忧虑的模样。

“我最近,好像得了一种病。”


“您生病了?”

听她说话到一半,药研赶紧合上手里的书,扯开半截手套,用手掌的温度量了下审神者的额头。

“不烫啊……您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这个病。”

审神者仍然保持着一副做作得要死的作态,恹恹地收起了鱼食袋,两手托着腮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不是生理上的病变。”


“哦。”...

审:咪酱我吸完猫挨完打回来了


烛:您这是什么情况!用不用打疫苗——


审:不用了我吸的是这只猫(指院子里另一边的大俱利)


烛:哦

没啥别的

就是话唠劲儿上来想要跟大家分(挂)享(刃)一下几个小日常

大家都知道的,这是个靠脑补的游戏

光是刀装问答这个纯粹看脸的小游戏在某把特定的刀面前都能被脑补出n的平方条if线的不同结局

我个人码字的时候是很不愿意带三明玩儿的

不是我对他有意见,是他对我有意见

前一阵子因为太忙顺手玩了个刀装问答差点被他气得脑溢血


这两天太忙你帮我看一下家好不啦?

绿

......就拜托你几天而已不行吗?

绿

真的不行吗?

刀装失败


......


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不好?

.....差点心梗的我颤抖着点开了他的装备栏,没问题啊御守马金刀装


难道想要我天天...

【刀剑乱舞】新年抽不到想要的签怎么办

*摸鱼

*奇怪的日常

*大概本来应该是发生在前两天新年时候的事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


1.


大清早就被歌仙抓起来的审神者即便是洗漱完了也还困意浓重地耷拉着眼,在大门口老老实实半闭着眼坦然接受长谷部把围巾给她围满了三圈,大半张脸都埋在里面。

于是歌仙背过身去,假装看不见和泉守暗中靠近向审神者伸出了刚刚刨过雪的双手,他在心里默数了五秒没有就意料中地听到了审神者穿透性极强的惨叫声。

和泉守满脸都是对于上次被毫无知觉地梳了个双马尾“大仇得报”的嚣张,堀川在旁边拼命地拦他还在比着手势挑衅审神者的行为;这面的审神者被长谷部拦腰...

【刀剑乱舞】Syncretism(上)

*压切婶

*故事节奏会非常——非常——非常慢

*角色设定来自《Hybrid child》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自我满足向的流水账

——————————————

1.


空气变潮湿了。

细碎的刷拉声砸在地上,微腥的尘土气味升了起来,混进空气里。窗外的景色像是信号接收频率变得不佳的显示屏,变得模糊又闪烁。

冰凉又有些湿漉漉的氧气混杂着草木泥土的气味涌进肺部,沥沥的声响传进耳朵,室内的一切动静却反而放得更大。

——下雨了啊。


拢了拢已经滑到肘间的披肩,我扶了下单边眼镜,合上手里的书。

有些冷了,得去烧壶热水泡茶,好去湿气。...


最近三次的事情告一段落,陷入了一个突如其来的颓废期,所以跟风搞个年度总结来振作一下

大概是个小论文叭

——————————


Q1:今年一共写了多少字?


准确来说应该是去年orz。从4月开始的话,差不多23w+吧……仔细算的时候把自己都吓了一跳,虽然跟别的大佬比起来还是咸鱼(doge)。因为去年算是比较忙碌的一年,在这个坑底居然为爱发电累计了这么多字(挠头),也可以说从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勉强能做个“年度总结”这个成果的一天吧……


Q2:写的最多的CP是哪对CP?


Emmm我其实并没有特定的写过某对CP,但一定要算的话,肯定是歌仙婶了...


【刀剑乱舞】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新年不知道送大家点什么就送你们一个可怜巴巴的新婶嘛

*一次性婶

*上篇鹤好像没来得及做个什么,那这篇就让他来搞个事吧(想得美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新年快乐_(:з)∠)_

——————————————


1.


说个实在话。

有时候家里路子太广,也不是什么好事。


刚下了列车的审神者坐在行李箱上,默默对着自己的手哈了口气,热气的温暖很快就被冷风吹走了,她又从兜里掏出个牛奶味儿的棒棒糖塞进嘴里,把双手揣进袖子里怂巴巴的农民揣。


审神者是个家里蹲。

一个相当深度的家里蹲。

家里蹲的形成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现...

© 杨二-熬夜会变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