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二-熬夜会变笨

杨二-熬夜会变笨

超过1点看到我请赶我去睡觉(鞠躬)
时间过长不更大概就是现实忙得飞起
跳票是大自然的规律啦(你
少女心枯竭中
主要是神经病日常&心血来潮卖鸡汤&随机掉落刀婶乙女小甜饼
超爱说白烂话
我永远喜欢歌仙兼定.jpg
查看介绍

【刀剑乱舞】今天的审神者也不高兴

*短小

*乱七八糟的日常合集第五弹

*前四弹在这里→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


1.【为了生命安全着想】


审神者几乎不穿高跟鞋。

在被问到为什么的时候露出了相当痛苦的表情。

——曾经送他们远征的时候趿拉着人字拖结果被穿着出阵服的清光踩实了一整脚的感受想想都痛彻心扉。

#“什么你们也想试一下这种感觉吗?”#

#不了不了这伤身体#

 

2.【硬件条件太好没办法】


审神者有个小电动车。

可以载人。

专门用来骑着出门采购用的。

但她从来不跟长船家的人一起出门。

 

这种心理阴影要追溯到有一次她和大般若一起出门的时候。


那天正好下过雨,地有点滑。

在经过一个拐弯的时候,毫无意外地发生了轮胎侧滑这样的事。

审神者记得非常清楚。

车身在侧滑到一定角度的时候,坐在后座的大般若直接伸腿在地上一撑,腿在座椅上一跨往身侧一收整个人就站了起来。


——站起来了。


还留在车上的审神者震惊地望着他。

大般若也十分尴尬地回望着审神者。

然后目送着她就这样跟车一起梭出了老远。


#真的超讨厌跟你们一起出门#
#对你们腿长了不起#


不过有碰到过几个长船家的同时撞到一起的事故。

横七竖八躺了一排大长腿。


#妙啊#



3.【等下你就挨打】


辛勤工作的审神者们都认真得千篇一律,划水摸鱼的审神者们都皮得各有洞天。


本丸里有一个小本子,通常情况下保管在年纪最长的几个付丧神手里。

上面记载的内容通常都是审神者今天为什么又挨打了。

动过手的付丧神们都会来记两笔,对于自己这种以下犯上的行为以示反思。

闲坐着喝茶的时候非常下茶点,意外的开胃。


蜂须贺虎彻:主上今天在我午睡的时候拖着安定在我额头上叠手指饼干。

                    不仅叠了一个相当高的层数,甚至就地玩起了抽积木的游戏。

                    赝品居然没有拦着,还在旁边跟着摄像,我并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和陆奥守的关系这么好了。


一期一振:后藤修行完回来了。

                 正准备去接他,刚到大门口,就看见主殿扯着他的裤管在扇风。

                 我当然知道后藤有穿安全裤,只是单纯地觉得这样的行为有失礼仪。


大俱利伽罗:(一个墨点,然后拖出了一道很不耐烦的波浪线)

                    (隔了两排后接上了,但一看就是烛台切光忠的字迹)


                      小伽罗之前去修行的时候有寄信回来。

                     看起来有稍微变坦率一点呢,我很欣慰。

                     但是主上跟我们大声朗读他的书信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被小伽罗知道了。

                     仗着自己机动快被追着绕房子跑了三圈后明明没被追又多跑了一圈结果回到原地的主上被守株待兔逮个正着。


                    既然都记了,那就顺便把我的份记了吧。


                    摘完菜回来的途中听见主上和莺丸他们闲聊。

                    听到主上说出了:“原来小时候碰见无法解决的事情时 喊‘妈!!!’;现在在本丸碰见无法解决的事情就喊‘咪酱!!!!’”这样的话。

                    我一点也不生气。

                   只是觉得主上需要加强一下性别认知。

                  另外小豆比较迁就她,有糕点就给她吃。

                  最近一个月不打算给她做夜宵了。


鹤丸国永:从来没想到自己能够有在这个本子上面写记录的一天。

                  真是出乎意料的惊吓啊。

                  也不是什么大事。

                 大概就是在被主上摸胸揩油的时候,听到她的嘀咕。

              “明明都是鸟禽,还没有后院的鸭鸭胸脯手感好。”

                对的我是老年人,但是我的听力还是很好的,对于我居然听清了您的自言自语这个事,吓到了吗?


山姥切国广:(大概情绪过于激动,前几行字都在抖)

                    居然在我的布里面缝了一层红艳艳的花床单!

                    真是太过分了!

                    这是歧视我是仿品吗?

                    而且红色也就算了,上面那么多绿色的叶子岔在里面是生怕不够显眼吗!

                    太过分了!


歌仙兼定:我只是在很专注地写书法。

                 主上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墨汁给我换成了照烧酱汁。

                 我没揍她。 
                 只是到了晚上特别饿的时候就会让主上把这篇墨宝拿出来抄写并背诵全文。

                唯独不想被她吐槽“刃干事”。

                明明我没有动手为什么要记在这上面呢?

                我可是文系,只是想提醒诸位同僚,动手不是风雅的事情。


大和守安定:(看字迹是清光的,不知道记录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字迹歪歪扭扭的,结合上下文大概是笑的。)

                      看主上跟安定玩游戏太有意思了。

                   (内容有点混乱,大概归纳一下,提问的应该是审神者。)
                     竖起一根手指:“这是几?”
                     “一。”
                     竖起两根手指:“这是几?”
                   “二。”
                     竖起三根手指:“一加一等于几?”
                   “三。”

                     安定也太好懂了吧,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能答错。

                  (笔迹顿了一下。)

                    主上要跟我玩游戏,等下接上。

                  (这个时候笔迹变成了大和守安定的。)

                     清光让我现在帮他记一下。

                     不过现在让我先看一下戏,等会儿再补充。

                      ……                                                  】


#审神者:我在这个本丸里生活在食物链的最底层,没有一点尊严。#


#下次还敢#

 


评论(8)
热度(365)
© 杨二-熬夜会变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