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二-熬夜会变笨

杨二-熬夜会变笨

超过1点看到我请赶我去睡觉(鞠躬)
时间过长不更大概就是现实忙得飞起
跳票是大自然的规律啦(你
少女心枯竭中
主要是神经病日常&心血来潮卖鸡汤&随机掉落刀婶乙女小甜饼
超爱说白烂话
我永远喜欢歌仙兼定.jpg
查看介绍

【刀剑乱舞】审神者和来玩大冒险吧

*乱七八糟的日常
*今天份的ooc也是我的
*摸鱼
——————————————————————


这是本丸一个平常的下午。
作为组织者的陆奥守环视一圈娱乐室里被集中的一群付丧神们,拿出来一个空的饮料瓶子,笑眯眯的开口。
“玩个游戏,来吗?”


【选一位异性,深情说出拿破仑致约瑟芬让你印象最深刻的词句(内容附)。】


 “那个资料,我记得确实是在这里......” 

书架前的审神者皱着眉头,按着自己的记忆翻找着需要的目标。 

一只白净修长的手突然出现在她的侧边视野里,顺着骨节分明的手腕,是红色的内番服袖子。


 “啊被被呀,有什么事吗?” 


审神者转过身,丝毫没有被“书架咚”的自觉,疑惑的看着面前披着被单的金发青年。 


窗外的蝉鸣在寂静的空间里格外清晰,绵绵不休的撩拨着人心中蠢蠢欲动的焦躁,初夏的热潮,隔着凉爽的空调依然能够滚滚入侵,勾起情绪上隐隐的躁动。

近,太近了。 


这个距离足够审神者看清眼前人没有瑕疵的皮肤,白皙得像是婚嫁的羽织。碧青色的眼眸里倒映着女孩子疑惑的神色,清透得像是被洗过的晴空。


 呼吸微微的有些交缠在一起,混合着洗衣剂的清新还有女孩子独有的淡香。 


有些不自在似的,审神者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视线下瞥,不经意瞥到了付丧神紧握着的有些发抖的拳头。 


他抿了下唇,下定决心似的直视审神者的眼睛,抖着嗓子开口。


 “让,让我看一些您的美中不足吧。再少,再少几分甜美;再少几,几分优雅;再少几分温柔抚媚;再少几分姣好吧。但决不要嫉妒,决不要流泪。您的眼泪使我神魂颠倒,您的眼泪使我热血沸腾......” 


审神者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听着这番接近告白的话语。 而金发的付丧神顿住话语,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平缓而忐忑的说出接下来的话。 


“我将把您紧紧的搂在怀里,亲吻您一万次,像在赤道上面那样炽烈的吻。” 


他噤了声,像是等待审判一样的垂下头。


 “那......”


 女孩子因为紧张而有些干涩的声音响起。


 付丧神感觉一双柔软的手环上了自己的腰,身体被猛地一带,视线转换间,他和审神者的位置就轻易调换。 


审神者高挑的身形把他咚在书架上一点也不勉强,她感觉到付丧神被揽着的腰身,暖热的体温徐徐的传递过来,在手掌里正僵硬得有些颤抖。 


腾出手取下面前人白色的兜帽,她开始一点一点描绘那堪称精致的五官。


 “什么时候我才能在你身旁度过每分每秒,除了爱你什么也不需做;除了向你倾诉我对你的爱并向你证明爱的那种愉快,什么也不用想了?” 


付丧神张大了眼,他的视角能看见女孩子仰起的脸,干净清澈的眼带着柔软的笑意,弯成一座桥,桥上站着他,仿佛就占满了整个世界。


 “轰。” 


审神者发誓自己听到了有人理智保险丝被烧断的声音。 

她看着山姥切一边说着“我、我想起来他们找我还有事”这样一听就是借口的话;一边跌跌撞撞的撂翻了沿途的桌椅板凳之类的家具,爆着四散的樱花奔了出去。


 “这不就是在对拿破仑给约瑟芬的情书的内容吗?为什么不说完就走了......” 


挠头。 


“不记得后面了吗?啊呀,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让一位异性把头靠在你的膝上,对视十秒钟。】


 房间门被轻轻推开了。 


一抹白影悄咪咪的溜了进来。 


没等他靠近,背对他的审神者就开口了。 

“丸子茶点都在茶几上,要吃自己去拿。”


 安装了“鹤丸雷达”的审神者完胜。


鹤丸悻悻的放重了脚步,旋到盘子前拈起一个茶点丢进嘴里。


 “找我有事吗?”


 审神者抬起头看他。


 “没事不能过来吗?” 


鹤丸挑了下眉,看到审神者不信任的眼神后撇了下嘴。 


“好吧好吧,我是有事情的。比如,给辛劳的主上做一下肩颈按摩?”


 审神者露出了惊悚的表情。


 她迅速的扶额,然后伸手制止了他近身上前的行为。

 “说吧,你又搞了什么事,我挺得住。”


“......” 


信任破裂了。 

鹤丸心塞的在审神者旁边坐下来,没精打采的拍了下大腿。 

“我只是想给您提供一下膝枕服务而已,面对我难得的贴心,您不心动一下吗?”


 “你自己也知道是难得的贴心吗?不过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十动然拒?” 


“没什么肉,有点硌脑袋。”


 “.........” 


天赋点点歪在嘴炮这个技能上的审神者再一次成功欣赏到了自己的战果。

 心满意足的审神者还是躺倒上鹤丸的大腿,毕竟要劳逸结合。


 那双金色的透亮眸子近在咫尺,一瞬不移的盯着她,像是要把她封存在时间的琥珀里。


 “呐鹤丸。” 


审神者突然开口。


 “你刚刚,有吃了咪酱做的黑芝麻冰淇淋对吧。” 


“啊确实是......您怎么知道的?” 


“嗯那个,牙齿缝,黑的哟。”


 “......!!” 


【电话打给指定的人,说出指定的内容。】


 “有什么事不能直接来我房间说吗?” 


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本丸内部的号码,审神者觉得自己脑仁儿疼。


 “谁?”

 “我是萌萌啊~”

 “......哪个萌萌?”

 “主上讨厌哦,难道您认识很多萌萌吗?”

 “对啊。”

 “......我和别的萌萌不一样哦~” 

“哪里不一样?”


 “我啊,特·别·萌·哟~☆” 


“.......” 


审神者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就算耳背了,只对脑电波的频率我也知道你是鸣狐家的小狐狸。你让他来一趟我的房间,带上写检讨用的纸和笔,顺便让他做好心理准备,跟我聊聊哪里学的这么多的骚话。”


 “......” 


“别跟我打哈哈,小心我等下顺着电话线过来打人。”


 “......” 


“嘟——嘟——”


 开了免提的电话里传来了挂断的忙音。

 大厅里一片死寂。


 “于是,就是你们听到的这样。” 

这个低沉的声音来自鸣狐。

 “我先回房间找找纸笔,你们接着玩。” 


(所以主上到底认识几个萌萌?萌萌到底是谁?————by苦思冥想的长谷部)



 【男生和女生衣服互换,直到游戏结束。】


 “额......我是没所谓啦,你确定你要换吗?”


 “......换吧。那个,主上我觉得我可以解......”


 “不用不用,这种事情,要坚持自己哦。” 


“不是,我想说......”


 “我懂的,自己喜欢的话,只要去做就行了吧。”


 “......” 


一阵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挲声之后。


 “......” 


“非常的合适呢。”


 “您刚刚似乎出现了迷之沉默对吧。” 


“不不不,我只是被你的美丽给惊艳到了呢。”


 “这种让人心酸的赞美并不想要。” 


“去吧。” 


在大门口,穿着暗红色衣装的审神者,调整了一下脚上并不合适的黑色长靴,然后面带微笑鼓励性的拍了一下身旁付丧神的背。


 女性白色的连衣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劲瘦的腰身,在披散着的长发后若隐若现;锁骨清晰而精致,胸口显露出的饱满而线条流畅的弧度,顺着开叉略低的领口,延伸往下,进入到让人更心生旖旎的位置。


——如果忽略掉宽阔的肩背、揪着裙摆青筋分明的手,以及露在外面肌肉线条充满力量感的长腿的话。


 审神者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再次拍了一下和泉守的背。

 “去吧,向着美好的明天。”


 “......” 


现在的刃生已经一片黑暗了。


 ↑已经不知道从何解释的和泉守面无表情的如是想到。



【对着指定的对象,慢慢地性感地,把上衣撩到不能再撩的位置。】


 长谷部站在审神者的门外,捏着拳深呼吸,默默为自己鼓气。 


然后轻轻敲响了审神者房间的门。 


在得到允许后,他推门而入。


 审神者正在聚精会神的玩手游。 


长谷部在她身侧坐下来,有些忐忑的看着她。


 不过这时仿佛正是通关的关键时候,审神者的全部精力都在那上面。 


他再次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然而审神者连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


 就这个状态吧。


 长谷部这样想。


 极力想摒弃内心深处那一缕不可言说的期待。



趁着主上注意力在别的地方,赶紧把这个羞耻的惩罚做完了就走。 


他摸到上衣的边缘,指甲修剪得干净圆润的指尖有些微微颤抖。


 长谷部拈着衣边,慢慢上挪,失去衣物遮掩的地方一点点露出了纹理分明的光洁肌肤,肌肉线条结实紧致,裸露的部分正因紧张而绷着动人的弧度。 


这个时候审神者突然按了暂停,她转过头的时候长谷部正好把衣物拉倒胸口的位置。


 “......” 


“......” 


心态崩了。


居然被审神者看到了这么没有仪态的一面。 


长谷部低下头,手僵硬的定在原处。 


“你......” 


审神者皱着眉开口。 


长谷部微微抖了一下。 


“你很热吗?” 


“......?” 


审神者伸出手,把长谷部掀上去的衣服又拉了下来,然后还顺便把他的拉链也一起拉上了。 


她拿起空调遥控板,把温度又调低了一点。


 “又不是需要道歉。就算热,你把肚子露出来也很容易着凉啊。”


 “......” 


长谷部觉得自己此刻内心仿佛正在刮西伯利亚的大雪。 


然后第一次对于自己身为男性付丧神的魅力产生了怀疑。 


【选一个男性,一边捶他的胸口一边说,你好讨厌哦。】 


终于把游戏全部通关了的审神者走出空调房,站在走廊上感受了一波热浪后,准备去厨房摸一下冷饮。


 中途她路过了付丧神们平时聚众玩耍的娱乐厅,她想起和泉守还穿着她的裙子,决定愉快的去围观一下现状。


 她的手在距离门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顿住,因为她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争吵声。


 但房间隔音效果太好,内容听得不甚清明。 


审神者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口,不知道进去还是不进去。 


争吵声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停了,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审神者呼了一口气。 看样子现在可以进去了。


 “那个......”


 没来及把话说完,推门而入的那一刻,一道嘹亮的喊声光速蹿进了她的耳道里。


 “你好讨厌哦!” 


你好讨厌哦。


 好讨厌哦。


 讨厌哦。


 ......


映入眼帘的是正在捶长曾祢胸口的清光。


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红晕。


旁边还有一堆围观的付丧神,眼神都亮闪闪的,并且充满兴致。 哇。


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玩还是你们付丧神会玩。


 原来我不在的时候,你们都这么嗨的吗。


 “打扰了,打扰了。” 


审神者维持着打开门时的表情,迎着付丧神们齐刷刷看过来的僵硬目光,原样关上了门。


 在审神者关上门后,房间里的人才猛地反应过来,一下炸了锅。


 “等、等一下!主上我可以解释的!我不是那种清光!!” 


清光夺门而出,追着审神者去了。 


“他都去了我们是不是也该跟着去?”



“是的,趁现在解释说不定还能挽救一下自己的印象分。”



“比如说解释一下山姥切并没有变轻浮?” 


山姥切默默站起身。


“然后解释一下长谷部并没有暴露癖?” 


气场阴沉了半天的长谷部猛地蹿了出去。



“还有解释一下和泉守没有觉醒女装大佬的属性?” 


和泉守像是被突然点醒了一样,起身的动作一僵,随后按住不安分的裙角慢慢文静的站了起来。


 “游戏还继续吗?” 


“看样子是不行了呢。” 


“......”


 “......”


 “都去吗?” 


“都去吧。”


 “希望主上没有对旁边看戏的人有什么误解。”


 “大概?”


“……”

评论(10)
热度(353)
© 杨二-熬夜会变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