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二-熬夜会变笨

杨二-熬夜会变笨

超过1点看到我请赶我去睡觉(鞠躬)
时间过长不更大概就是现实忙得飞起
跳票是大自然的规律啦(你
少女心枯竭中
主要是神经病日常&心血来潮卖鸡汤&随机掉落刀婶乙女小甜饼
超爱说白烂话
我永远喜欢歌仙兼定.jpg
查看介绍

【刀剑乱舞】关于审神者的收集

*乱七八糟的日常
*全是无意义的白烂话
*今天份的ooc依然是我的
*总觉得婶婶再这么皮下去迟早有一天会被刀刀们套麻袋打一顿

—————————————————————

“我不在的话,没关系吧。”

“没关系啦,我会照顾好自己还有大家的。”

“我不在的话,会寂寞吗?”

“是有点呢……但是我会好好等着你回来的哦。”

“我不在……”

“你够了,这就是个远征而已。岩融快把这个人拉走拉走!”

“主上一定要按时吃饭不要熬夜啊!我不在身边不要给本丸的大家添麻……”

目送轮到远征班的长谷部远去,审神者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插起腰,看着身后的烛台切露出了一个笑容。

“咪酱,现在本丸就剩我们了哟~”

烛台切【不知道为什么背后一凉】:“……对啊,就剩我们大家了。”

他在“大家”这两个字上咬重了发音,似乎是寄以希望唤醒一下审神者沉睡的良心。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非常准确了。
长谷部一走,审神者这条没有缰绳的哈士奇就开始在本丸里肆意驰骋。

“解释下吧。”

烛台切像揪猫崽一样揪着审神者的后脖颈。

把她提起来抖了两下,于是掉落出了一大堆叮铃哐当的东西。

审神者被放下来后,规规矩矩的在他面前正坐下来,垂着头一言不发。

“解释下吧,我为什么能在午休时间这么一个敏感的时间点,在太郎房间大门口抓到您。”

还有这么多奇怪的私货。

“跟同事玩游戏输了,这是惩罚游戏的阶段啊……”
审神者超小声的回答。

“这是什么?歌仙头上的蝴蝶结??”
烛台切随手翻了翻一地的掉落品。

“呐呐,我也是有少女心的人啊,粉色的东西女孩子都喜欢的啊。”

“……不,我总觉得这不是您会说的话,光是想象一下您戴这个蝴蝶结的场景都觉得违和感满满了。”

“咪酱你这样很失礼哦。”

“小夜的毛领?”

“诶是的呢,同事们一致觉得那个毛领子非常可爱,红扑扑的非常暖和~”

“很自豪是吗?”

“……没有。”

“小夜可是刚修行完回来,您也可真是敢啊。”

“大概是因为才吃了我的柿子,于是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我过去了。”

“而江雪和宗三居然让您全须全尾的回来了,真是稀奇。”

“……咪酱你好像对于我没有被留点什么零件在那里颇为遗憾啊,我伤心了哟。”

“咳,这个照片又是什么鬼??”

烛台切手里的是审神者的手机,上面是她穿着太郎出战服的自拍。

“这跟我没关系啊!是他们点的照片!脸太黑了想要净化一下自己,要是直接拿走太郎的出战服有点影响不好,所以就退而其次的用自拍了……放心我会打马赛克的!”

“……您这样就已经超出影响不好的范畴了。打不打马赛克都很糟糕啊!您这都可以算是犯罪了啊!”

“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嘛……”

“喂喂这遗憾的表情请不要这么直白谢谢,您胆子真这么大为什么不去穿石切丸的?”

“毕竟是我等弱鸡需要叫papa的存在,85的打击我还不想试一下是我的头铁还是大太刀更铁,生命还是要留着去欣赏能到手的东西。”

“……”

“……三日月的高领毛衣?不,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东西??不管是行为还是思想来看您这个人都很有问题啊!”

“我不是我没有啊!这都是同事们指定要的东西!”

“现在摘得这么干净,三日月要是知道了,会生气的。”

“嗨呀,三日月超好哄的!没有什么是一次马杀鸡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来一次全身的!”

“喂喂时政警局吗?对,还是老地方……”

“咪酱!咪酱你冷静一点啊!!老地方是什么?我没有前科的!!咪酱!!”

“这个鹤先生的流苏又是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本来他们要的是鹤丸的那个绒球球,但是等我摸过去才发现他的出战服都已经被几个小家伙拆得差不多了,我就把最后的独苗苗给薅过来了。”

“……他们的衣服上也有啊。”

“咪酱在你心里我是傻到怎样才会想不到这点啊?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明明从鹤丸国永变成了鹤球,体型变小了机动却变得辣!么!快!!我抓不到人啊!!”

审神者捶地。

“……大概这就是为什么最近他老被误认成山姥切的原因吧。突然有种‘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的感慨呢……”

“这样以后雨天就多了个晴天娃娃呢,真是太棒了。”
“………”


“还有几个潜在受害者,老实交代吧。虽然现在大多时候都是在做料理,但托了主上的福,我一直被保养的非常锋利呢。”

“不不不咪酱你想做什么……”

“那么,坦白吧。”

“没了啊。呃……好吧,其实还有咪酱你……”

“?!”

烛台切扶着额头,好半天才把「我还能怎样,还不是只有像xx一样把你原谅」这句话吞下去。

“嗨呀,咪酱你哪怕泡澡都没有脱过手套,所以大家都很好奇……”

“???这有什么好好奇的?不等等,您是怎么知道我泡澡不脱手套的?”

“别慌,问题不大。呐,咪酱你肯定不知道有种东西叫‘绝对领域’吧。”

审神者做了个抽烟的动作,吸了口手上不存在的烟,一脸沧桑。

“所谓‘绝对领域’啊,挽起的袖子跟手套的夹角那块地带也是其中之一哟。特别是用牙齿咬下手套的时候,眼神中不经意流露出的诱惑……charming and sexy~”

“……”

“咪酱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在想人体的哪个部位,是挨揍后比较疼,又不会有太大后遗症的。”

“……对不起!!”



“我看看还有什么。”

最后掀了下其中的物品。

烛台切默默的挑了下眉。

内容相当丰富呢。

宗三的围裙;
莺丸的胸针;
明石的眼镜;
萤丸的帽子;
陆奥守的头巾;
……

“我一直以为您只是在锻刀方面比较黑,现在看来是我太天真了。”

烛台切抹了下扭在一起的眉毛,觉得自己现在的抬头纹已经有向长谷部靠齐的趋势了。

“您这是把整个本丸输出去了吧?”

“咪酱我可以解释的!”

审神者简单给烛台切说明了一下,那款叫“德国心脏病”的手游的规则。

“……就是这样,他们那些人算数量超快的!简直不像人类一样啊!”

“我以前还有所怀疑,现在看来,您的确是歌仙抚养长大的了。这个计算能力真是同样的一言难尽呢。”

“……他们这些人一点都没有留情的!你看我的手!”

审神者伸出手来,手掌处全是深深浅浅的红色圆印,像是肿起来了一片浮雕。

“那如果您东西收集不齐会有什么后果吗?”

烛台切强迫自己硬起心肠。

“大概会被要求帮他们处理三天公文吧……啊,那么多人……”

“正好锻炼一下您的能力呢,不是吗?”

“诶?”



当远征的长谷部回到本丸时,觉得自己像是大白天见了鬼。

“我是只去了趟备齐流镝马对吧?并没有中途进到什么桃源乡然后出来就过了五百年对吧?”

他几乎有些惶恐的抓住今日的近侍清光。

“嗨嗨,冷静一点,这是真实。主上这虽然是出乎意料的改变,但长谷部也要面对现实。”

而正在案上忙到吐魂的审神者,内心只有八个悲痛欲绝的大字。

叛逆咪酱伤透我心。

————————————————

烛台切:“以后还浪吗?”

审神者:“我以后就算是在本丸长蘑菇!就算是咸得掉盐!也绝对不出去跟他们一起浪!”

同事们:“真香预定。”

评论(4)
热度(192)
© 杨二-熬夜会变笨 | Powered by LOFTER